乐文小说网

第二十九章 拒婚【1 / 1】

叶若雪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乐文小说网http://www.renhuaishi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你也知道这个?”秦陌钰愣了愣。

“是。本王曾听一个民间大夫说起过,其实任何两个人的血液都能相融。”

“你也和民间大夫接触过吗?”

滴血验亲的事,秦陌钰是听来自民间的刘大夫说起,他当时颇为惊异,甚至还因为好奇找了小厮跟自己试了试,两人的血还真的相融了。

“说来我那时就在想,宫中那么多御医从未对滴血验亲提出质疑,难道真是民间大夫的医术更高吗?不过后来我想通了,历来后宫多秽乱之事,御医需要有个方法来验证皇室血脉,但他们却根本找不出这个办法,便只能这样糊弄了。刘太医已经当了多年御医也没跟别的太医提起此事,也是默认了这种规则吧。”

“你说得不错。”白沧岚微笑着点点头,“其实本王一向认为血脉这东西没那么重要。就像这孩子,大家都以为他是皇室血脉,那他就是皇室血脉。本王已经说过,本王将来登基后只会有你一个皇后,到时候,这个孩子就是太子。”

“……你为什么已经想那么远去了?”秦陌钰不由得扶了一下额头,“我告诉你,我现在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向白潇河复仇,这是我活着的唯一目的,我不想当谁的王妃,不想当谁的皇后,也不想养什么孩子。”

“呵,听闻你上个月带小蓝找兽医去势,之后日夜对它悉心照料,如今它已经全然恢复了。你明明这么会照顾小生命。”

“我可以照顾小蓝,但我没有兴趣照顾你的孩子!”

“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”白沧岚见秦陌钰态度强硬,把笑容一收,“你已经不可能再和白潇河作伪下去了,而且他今后必定恨你入骨。本王必须把你留在身边保护你,否则他和郑贵妃定会向你寻仇。”

秦陌钰冷笑道:“你当我将军府是吃素的,当我秦陌钰身边的守卫都是吃素的,我还非得要你沧王殿下出马才能周全了?”

“秦陌钰,”白沧岚瞬间更是脸色一沉,“你就这么讨厌我,这么不愿意嫁给本王?”

“我不讨厌你。”秦陌钰说完这句话,白沧岚的神情还没来得及缓和,他又补充了一句,“但也不喜欢你。我是男子,不愿嫁给任何人作妻子。”

白沧岚闻言也冷笑起来:“你当初明明一心想当他白潇河的皇后,如今倒在意起自己的男子身份来。说到底,你只是不想嫁给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秦陌钰也实在不知要怎么跟白沧岚解释清楚这个问题。

上一世,他在十八岁之后只为白潇河一人而活。

而这一世,他的确如刚才所说只为复仇而活,已经根本不想再考虑感情问题。

“你如果想这么理解,那就这么理解吧。”

“你莫不是还想着等白潇河好起来被解除禁足,再去跟他解释事情跟你没关系,再继续跟他又爱又恨地纠缠下去吧!但愿你不要后悔!”

白沧岚说罢,就转身拂袖而去。

“……”秦陌钰立于原地沉默不语。

“公子,”对刚才那一幕有点看不下去的阿云忍不住出声,“奴才想斗胆说一句,其实沧王他对你也不错,你不用总是这么强硬地拒绝他吧?如今你已经算是和潇王撕破了脸皮,要是连沧王也得罪了,将来在朝堂上如何立足?”

“他对我不错?不错在哪儿?”秦陌钰没好气地道,“先是非要让我跟他这样那样,然后又是不经我同意就直接向皇上求赐婚,想直接强硬地让我成为他的王妃……他如果真的喜欢我,就不能好好追求我一下?”

“呃,这……”阿云一时有些语塞,但随即又想恍然大悟似的,“那就是说如果沧王能好好追求公子,公子还是愿意接受他的吧?”

“……不要瞎总结。”秦陌钰白了阿云一眼,“下去吧,我还很忙。”

“是。”阿云只得退了出去。

秦陌钰坐回书桌边心不在焉地打开一本书,其实心中也很烦乱——

他知道阿云说得对,以如今的状况如果连白沧岚也得罪了,自己的处境的确很堪忧,而且还可能会对秦家带来麻烦。

白潇河,郑贵妃,郑显,这些人个个都不是好对付的。

之前郑贵妃还看在白潇河的面子上多少留了点情,如今她只怕也打算跟自己不死不休了。

而此刻的郑贵妃,正跪在御书房外求见。

“皇上,”小太监战战兢兢地开口,“贵妃娘娘她还一直在外面跪着磕头,您真的不见吗?”

“朕已经说过不见了!”皇帝不耐烦地衣袖一挥,“让她滚回去!教出了这样的好儿子,朕不罚她也就算了,居然还好意思来求情!”

“皇上,臣妾不是来替河儿求情的!”门外传来郑贵妃的呼喊声,“臣妾只求能去看他一眼!他如今有重伤在身,又心中郁结,臣妾真的怕他会想不开啊!”

“要是那么容易想不开,他就没资格做朕的儿子!”

“是,臣妾知道他罪孽深重,臣妾也教子无方,实在羞见天颜……可是皇上您还记得河儿当初是如何的懂事孝顺、宽厚仁慈?作为父母,孩子是怎么一步步变成这样的,您就不会和臣妾一样去考虑这个问题吗?”

“……你进来吧。”听到这里,皇帝终于有了些许和郑贵妃交谈的欲望。

郑贵妃跪着移了进来,“皇上,臣妾认为原因就只有一个,就是他误交了秦陌钰这样的朋友!从万寿节的事情开始河儿就连连犯错触怒天颜,可是让戏班给皇上贺寿本就是秦陌钰的主意……皇上,不管您信不信臣妾都必须尽到提醒的指责,此人实在居心叵测,不得不防啊!”

“……”皇帝陷入沉思。

郑贵妃见皇帝没出声,续道:“臣妾和河儿本与秦家还有秦陌钰都无冤无仇,为何要蓄意诬陷他?臣妾所言句句属实。”

皇帝冷笑着开了口:“难道不是因为白潇河自己做错了事,所以想找只替罪羊?加上秦陌钰又是沧王喜欢的人。”

“那只能说秦陌钰就更可疑了!是什么样的人会游走于两个王爷之间?”



<script>mark("tip");mark("page");</script>

<script>mark("tip");mark("page");</script>

<script>mark("tip");mark("page");</script>

<script>mark("tip");mark("page");</script>

<script>mark("tip");mark("page");</script>

<script>mark("tip");mark("page");</script>

<script>mark("tip");mark("page");</scrip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