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

第107章 蒋暮云返乡记【1 / 5】

一张小纸片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乐文小说网http://www.renhuaishi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蒋暮云回国当天, 刚买的二手自行车被偷了。当初她费了一番口舌,好不容易才将价格砍到165刀,这165刀替她省了不少打车费, 说起来是稳赚不赔的, 可这165刀现在没了,她还是很不爽, 她大概再也找不到这么合心意的自行车了。

她拖着笨重的行李箱进机场,里面是塞得满满当当的礼物,自己只随身背一个包,装着换洗衣物。

黑眼圈很重,一上飞机就闭上眼睛补眠。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上一觉, 期末作业她做混凝土壳体, 模型快要收尾, 原本不需要赶进度,回国参加表哥婚礼至多三五天,但这学期她偏偏报名参加了地产竞赛, 去商、法学院各修了两门课,也得经常往机械学院跑, 借她们实验室的3d打印机打印材料。来机场之前她戴着防护具在金属切割房滋滋滋地切着金属,衣服兜里还积攒了一层木工房里的木屑。

这一觉很长,长到足够让飞机横跨太平洋,历经一万多公里的空中距离, 最终降落在淮清。

淮清摇身一变成为国际大都市,就在这几年。新建了中欧班列,水上贸易愈加繁荣, 又往全世界招揽人才, 持续不断地输出新基建, 一跃成为了数字经济新高地。

照她表姐沈西桐的话说:“淮清再也不是杵窝子了,以前到哪儿都是二把刀,现在是大拿,独一份儿!”

时隔几年,她从机场出来,呼吸着淮清的空气,对她表姐的话深以为然。

来接她的是她表嫂,也是她伯克利的师姐。早在得知她表哥领证的消息时,她就被吓得不轻,要换作结婚的是她表姐,她只觉得天经地义,可结婚的是她表哥,那个表面冷得要死其实很关心人的表哥。她曾经给他取过一个外号,冰山暖男。现在她表姐跟男朋友分手,最近又交了新男友,而这位冰山暖男也要办婚礼了,对象是她表嫂陶静安。

浮躁又内卷的二十一世纪,温柔这个词已经变得十分遥远。如果不是见到了眼前这位表嫂,她甚至要忘了这个世界还存在gentle woman。她脑袋里蹦出一个词,窈窕淑女,和冰山暖男一对应,有些怪异,又隐隐相衬。

回国让她莫名有些浮躁,奇妙的是,一听这位表嫂说话,她忽然就平和下来。

“之前就听说你们作业很多,现在期末更忙吧?”

“还好,已经习惯了。”

事实上是很忙的,每周一个项目就够呛,现在赶上期末要做的报告一个接一个,最近住在工作室的同学不在少数,一个个头发凌乱,顶着黑眼圈画图、做模型,几乎黑白颠倒了。

她表嫂又问:“饿不饿?给你带了两个大包子,先垫一下。”

她看往她示意的地方,袋子拿进手里还是热乎的。

“是哥说的吧?”

表嫂笑起来比不笑的时候还要好看,“嗯,他说你以前很喜欢吃这家的包子。”

“是特别喜欢,哥他就说过,我一个人都能养活那家包子铺。”

“你们都说好吃,我都好奇了,”表嫂突然低下声音,“我买了三个的,有一个被我偷偷吃掉了。”

她不禁笑出声来,觉得表嫂怪可爱的。

淮清喜欢听戏的不少,她认识的几位长辈甚至是戏迷,她讨厌那些咿咿呀呀的东西,可不得不跟着去,每次进去之前,有人会偷摸在戏院外那家颇有名气的包子铺买两个大包子给她啃,啃着啃着,戏也就不那么难听了。

她以前很容易饿,吃完包子还能去吃别的,嘴又馋,偶尔甚至吃到走不动路,多半时候是没那么夸张的,但也要装出走不动的样子,因为这样就有人背她回去了。背她的人是很不情愿的,时不时要作出把她丢出去的姿势,她就紧箍着他不放,他开玩笑,说他要是养猪场的老板,那必

然亏本,花了那么多成本投喂,却一点不长膘,不是白忙活了么。

她并不喜欢这个笑话,立刻从他背上挣下来,丢下他一个人往前走。她一直在等他追上来,可迟迟不见人来,回头连人也见不着了,她急得差点掉眼泪,就听见有人在身后叹气,她一回头,见他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,说虽然要亏本,可也还得继续投喂,这叫长线投资。她咬下一颗,问他谁是猪,他仍坚持说是她,第二句继续坚持,第三句终于改口,指着自己说:我,我是猪还不成么。

她咬下一口包子,又喝一口杂碎汤,勉强吃掉半个,再也吃不下了。

晚上在潮北2号院吃饭,舅妈给她准备了满满一桌饭菜。开席前几个人挤在沙发上看电视,她表哥回来得晚,进来看着她笑,又抱了抱她。他以前也会抱她,可跟现在完全不一样,她是没变的,所以毫无疑问变的是他。

他随口问她的学业,她嘴上答着,一边默默注意他,看着他吃下一根海盐芝士雪糕,又吃掉一颗酸奶冻。甜点都是表嫂做的,味道很好,可她记得表哥以前从来不吃这些东西,如果不是表嫂制止他,他也不会转头把那块冰乳酪送进她嘴里。

乳酪有点酸,她吃着却觉得甜得不行。表哥以前也会开玩笑,但不比其他人贫嘴,可显然现在十分喜欢逗人,尤其喜欢逗表嫂,他逗人的时候语调也冷冷的,这副样子反而容易让人抓狂,大概是碍着她们在场,表嫂没跟他一般见识,只偷偷拍一下他手腕,这动作恰好落在她眼里,下一秒她又见表嫂的手被她表哥给捉住了。

她挪开视线,对上旁边表姐的眼神,表姐就差翻白眼了,凑她耳边说:“不要惊讶,这已经是沈西淮收敛的样子了。”

她好奇,“哥他以前不这样。”

表姐用手作出波浪状,“他飘了呗。”

她没忍住笑了,“是开心吧。”

“岂止是开心,他现在做啥啥顺,看见谁都笑。”

“这么夸张?”

“确实夸张了,跟我聊工作的时候恨不得把我给冻死。他现在幸福呀,幸福得要死,和喜欢了那么久的人结婚了,要我我也……”

表姐没把话说下去,蒋暮云反应过来,表姐大概是想起前男友了,皱着眉不很高兴,忽然就伸手过来敲她脑袋,“看看你,瘦不拉几的,待会儿不吃满三碗饭不准下桌!”

她脑袋吃痛,回头找表哥告状,“哥,姐她打我。”

表哥替她说话,可表姐并不买单,反而呛回来,三人正僵持,旁边表嫂喊住表姐,从厨房端出一碗酸辣柠檬虾,说是特意给表姐做的,还有一盅冷锅钵钵鸡,是给她的。

两人暂时被美食收买了,坐餐桌前吃了一会儿,又齐齐抬头看往沙发,表哥背靠沙发背,手随意搭在表嫂身后,看着她给binbin和角角喂零食,偶尔搭一把手。两人毫无疑问十分亲密,但始终把握着分寸,蒋暮云多看了两眼,很快又低下头去。

不等舅舅回来,舅妈就喊着开席。刚吃十分钟,舅舅回来了,一家人坐下,话题都围绕她展开,这样和谐的气氛她很久没感受过,熟悉的同时又觉得异常陌生。

中途,柴碧雯接到一个电话,起身往外走。

电话那头是芦雅霖,宋小路的妈妈,西桐觉得奇怪,跟过去听了两耳朵,忍不住接过手机,忙不迭问对面:“那小路哥现在怎么样了?”

她连确认几遍,知道宋小路没事,才彻底放下心来。也不知该不该说他倒霉透顶,眼看就要给他那位二哥当伴郎,他人又不得不往非洲飞一趟,说是看中的那块地可以签了,原本是下飞机签个名字就立刻回来的事儿,结果一落地就开始发热,体温一量,好家伙,直飚39,急忙给送去了医院。

他还想瞒着,结果助理给说漏嘴了。就

在大家伙儿都以为他染上黄热病的时候,医院出了诊断,说是普通发热,大概率是水土不服。

普通发热能烧到39就够吓人的,他妈担心坏了,现在确认没事,急忙跟好朋友通电话,告诉她这位伴郎赶不回来了。

手机在西桐手里,她回去递给她哥,三两句把事儿给概括了。沈西淮微微皱眉,接过手机往外走,等安慰过长辈回来,西桐接过手机递回给她妈,“39度,等他回来不会更傻了吧?”

她说话时看往旁边的表妹,愈发确认蒋家人都一个德性,家里铁定是天天下大雨的,不然出来的人怎么都能那么无情?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