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

第67章 第六十七章【1 / 6】

夂槿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乐文小说网http://www.renhuaishi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网约车后座, 闻冬偏头看窗外,夜色中他的神情清冷如常,唯有耳根处一抹极其不引人注意的淡淡红晕, 泄露了他此时的真实情绪。

一排排行道树在眼前掠过恍若残影, 理智知道这个时候最该思考的是越来越复杂化的案情,然而闻冬的脑海中却仿若放电影般, 一遍遍回放过刚刚同季凛的那个吻。

与前一次在病房内的浅尝辄止不同,季凛刚刚那个吻是疯狂的,是凶狠的,是近乎流露出发泄意味的,是能让人血液沸腾灵魂燃烧的。

就是那样一个吻——

让闻冬觉得他近乎称得上奋不顾身地同季凛“私奔”, 所等待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吻。

想到这里, 闻冬不自觉从窗外收回了目光, 转而看向季凛。

他一偏过头去,就撞进了季凛眸底。

季凛早已不知道这样盯着他看了多久,此时此刻, 那双原本总是情绪难辨的浅褐色眼眸中满是不加遮掩的餮足,仿若刚刚饱餐后的大型猛兽。

显然, 被刚刚那个吻满足到的不只有闻冬。

闻冬唇角不自觉挑了起来,他薄唇微动正要说什么,可季凛的手机却忽然震动了起来。

季凛低头去看,之后对闻冬低声说了句“抱歉”, 就划了接听。

“喂,”季凛低声同那边打招呼,“应宗。”

那边席应宗略显焦急的嗓音立刻通过听筒传了出来, 一连串向机关炮似的:“季凛, 你住院了?唐警官说你出车祸了, 究竟怎么回事?要不要紧?”

车内太安静了,闻冬又和季凛坐得近,因此虽然季凛没有开免提,但闻冬还是把席应宗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闻冬无声笑了一下,他和席应宗也算打过两次照面了,一次一起喝酒一次一起玩射击,除了闻冬当时用射击枪指着季凛的时候,这还是闻冬第一次见到席医生这么急躁像被唐副支队长附体的模样。

季凛嗓音温和如常,一一回答:“对,在住院,是个意外,不要紧,明天就能出院了。”

听到“意外”两个字的时候,闻冬忍不住又偏头看了季凛一眼,神情中划过一瞬古怪。

季凛略一停顿,又反问道:“是唐副队,给你打电话说的吗?”

很显然,季凛车祸住院的事情除了唐初,他没有告知任何人。

“不是,”电话那头席应宗解释道,“是我今天下了手术心血来潮跑你们支队去了,结果没见着你,反倒知道这么个大事,本来当时就要给你打电话的,结果又临时被叫回去加班了,话说回来哎季凛,你也真够意思的哈,这么大事不跟我说?是不把我当朋友还是不把我当医生?”

“没那意思,”被席应宗半真不假指责了一通,季凛脸上神情没有丝毫变化,他三言两语便挡了回去,“不是什么大事,小伤而已,真有大事肯定会找你的。”

“真不愧是你,”席应宗嗤了一声,“都躺进icu了还叫小伤。”

季凛笑了一声,淡然道:“没残没傻,确实是小伤。”

席医生拒绝同季凛再争论究竟什么才叫做“小伤”,他转口道:“你住在哪个医院来着?我看有没有我认识人,让他把你检查报告传我这边来看看。”

这次季凛倒是没拒绝,他报了个医院名字,微顿一下又道:“今天很晚了,你明天再问也不迟。”

“那肯定的,”席应宗应下,停顿一瞬,他忽然问,“你有在好好住院没有偷跑的是吗?”

乍然听到这句问话,闻冬没忍住笑了一下,他立刻偏过头去压住了。

然而季凛却没有笑,他面不改色道:“当然,正准备睡了。”

“那就成,”席应宗收尾道,“那你好好休息,明天再联系。”

季凛“嗯”了一声,之后他赶在电话挂断前,又忽然问了一句:“应宗,你最近,是不是恋爱了?”

席应宗迷惑道:“啊?”

“没什么,”季凛淡笑一声道,“只是认识你这么久,第一次听你‘心血来潮’。”

很显然,季凛是在说席应宗今天竟然没有提前和他约好,就直接跑去市局这件事。

在季凛看来,一般热恋中的人喜欢这样,总是“心血来潮”,热衷于制造惊喜。

那边席应宗不知为何静了两秒,片刻后,他才笑了两声道: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

又随意聊了两句,通话结束,季凛放下了手机。

闻冬偏头看向他,状似无意般道:“看来你和席医生真的很熟。”

闻冬隐约感觉得出来,季凛同席应宗讲话的态度,相较于他对唐初或是警队其他的什么人,要稍微随意那么两分。

季凛不置可否,只是道:“认识得久。”

“怎么认识的?”闻冬随口问,“同学?”

这原本是个再寻常不过的闲聊问题,却不知季凛为何沉默了一瞬。

片刻之后,他摇了摇头,言简意赅道:“不是,偶然认识的。”

闻冬“喔”了一声,直觉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是他现在能立刻接受或者说消化的,便话锋一转,语气自然转开话题:“那么季先生,你之前从医院跳窗出来,也是心血来潮吗?”

季凛微滞,侧眸看向闻冬。

他很清楚闻冬这句话的言外之意——

你也是心血来潮吗?也是仿佛恋爱中吗?

闻冬抬眸与他对视,目光不闪不避。

半晌,季凛眸底缓缓漾起两分浅淡笑意,他坦诚而直白道:“从医院跳窗不是心血来潮,但邀请你一同私奔是。”

闻冬又听见了自己仿若能够震荡鼓膜一般的心跳声。

短暂的沸腾过后,闻冬移开视线轻嗤了一声:“现在说得好听,如果我当时没有醒来,你不就自己偷偷跑了。”

“没有如果,”季凛并不否认,反而近乎无赖般道,“我的小玫瑰总是同我心有灵犀。”

闻冬发现这场车祸给季凛带来的最大变化,大概就是他忽然在自己面前像是丢掉了一层温和外壳,变得坦荡很多,也锐利很多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